义务教育法实施近10年"重点班"划分却从未停止


分班为何制止不住?仅仅是升学率在作祟吗?这些需要有关部门深入调研。

北京市张女士的儿子今年“小升初”,因数学成绩突出,进入一所市A级一类重点初中。开学后揭晓的分班考试结果,孩子进入数学实验班。这让邻居和同事们颇为羡慕。

每到开学季,学校分重点班与非重点班总是引起社会关注。9月6日《北京青年报》报道,北京市中小学开学头几天安排满了各种重点班的分班考试,记者就北京50所初中分班情况进行调查,其中仅有6所学校不分重点班非重点班,其余44所初中全部分班。各学校对重点班的叫法五花八门,“实验班”“竞赛班”“优培班”“火箭班”“宝塔班”等等。有的学校重点班序号也安排得特别“隐蔽”,和普通班穿插在一起,而且过一段时间还会调换。北京市某C级二类中学的老师表示,即使学校初一初二不分重点班与非重点班,初三也肯定会分。

本报记者对不同地区义务教育阶段的家长、老师和学生共18人进行了采访,他们都表示目前初中阶段,从县到省市,100%都分了重点校、重点班。另据了解,小学也有分班情况存在,但为数不多。

《北京青年报》报道的第二天,北京市教委通过媒体“重申不得设重点班”,要求义务教育阶段各级各类学校应按照平行分班的要求做好入学组织工作,不得设立重点班以及以区分学生学业水平为目的的实验班,特别不得以所谓“因材施教”名义对学生进行分类分层式入学考查和分班教学。同时,市区教育督导部门和教研部门要加强对学校入学测试的监管指导,并建立相应的检查备案制度。

家长孩子看法不尽相同

作为家长,张女士并不十分看好实验班,她担心长期的竞争氛围会影响孩子的全面综合发展。说起分班结果,张女士的儿子也似乎并不像想象中那么高兴,他因为不能和小学同班好友继续在一起学习感到遗憾。

在广州,郭硕今年进入本市一所重点一类中学高中部开始学习。回想刚过去的初中三年,留给他印象最深的是“竞争”两个字。郭硕所在的中学是广州数得着的好学校,刚上初一就分班考试,他进了年级唯一的重点班———数学竞赛班。学校为这个班配备了各科最优秀的老师,从教材、教学安排、进度、作业负担等都和其他班不一样。全班每月有考试排名,实行末位淘汰制,最后一名要被调到普通班,普通班考第一的,可以调进这个竞赛班。

“这种高强度压力,让我获得了巨大的进步,也从中体验到了快乐和成就感,懂得了不进则退、付出才有收获这些道理。但也有弊端,拼命竞争三年下来让我们这些学生缺少彼此协作和相互关爱,除了成绩,其他兴趣爱好都荒废了。”郭硕说。他还特别强调,曾被末位淘汰制“淘汰”的四位同学,后来处境比较惨,好像彻底被打击了,甚至有一个同学连普通高中都没有考上。

这样的分班,学生有选择权吗?媒体报道,今年9月北京某学校开学正面临分班的一群初三学生,自发成立了“反对班级调整联合会”,共同抵制学校以“实验班”名义设置重点班。

对此,天津的冯先生有不同看法,他认为孩子是有差异的,只要不对孩子构成歧视和心理上影响,承认个体差异地分重点班、特长班,对孩子发展是有好处的。说起自己女儿所在的重点初中学校,冯先生很感谢老师负责的态度。老师发现冯先生女儿有写作天分,并一直鼓励和引导,让她从刚开始的性格内向逐渐变得开朗自信。冯先生说,这和学校的定位关系很大,“如果学校就是一个让孩子拼成绩升学的地方,分重点校重点班就会让孩子围着分数残酷竞争;如果定位在培养人才上,根据每个学生情况,发挥特长,弥补短板,就要支持。如果是‘大锅饭’,我的孩子很可能没人管没人问。”

山东烟台的杨女士也向记者介绍了上初二的女儿的情况,在小学时要天天督促写作业,上了初一入学就分班,每半年考试再根据排名分班,甚至按照单科成绩排座位。孩子现在真知道学了,课外兴趣班都停了,专心学习。杨女士还提到,女儿学校里重点班和普通班在两个不同的楼里。

赵先生的儿子在北京一所B级一类初中的重点班,他说,以前重点学校可以捞到一批拔尖的好学生,现在就近入学,生源参差不齐,有的孩子确实非常优秀,如果不做区分,这些孩子的优势很可能被忽略,激发不出孩子的斗志,也不符合重点学校精英教育定位。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129407000:2017-10-24 04:32:16